深圳华强北市场是极客们心中的麦加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Vic

乱、杂、“水深”··|,难混;学到手艺能发大财··|,来钱比在公司坐班更快更猛··|--。水货手机菜市场··|--。盗版零售集散地··|--。统货市场里手机主板论捆卖··|,一捆十几个只要1000多··|--。坐小马扎上拧螺丝钉的拿着统货批发来的零件··|,几小时就能拼一个 “翻新机”··|--。“翻新机” 交给把包往胸前背的 “跑市场的”··|,跑市场的靠着小广告贴出来的名声找买家··|--。

这里是 “华强北”··|,如今它紧邻腾讯网易两巨头的深圳总部··|,被很多国人奉为深圳电子科技的象征··|,也是无数小年轻试图学着 “自制苹果手机” 实现自己暴发户梦想的天堂··|--。

这个地方人口和商品又多又杂··|,倒买倒卖的电子零配件··|,可以从老牌富士康数到现在的华为三星··|,但它铁打不动的招牌产品还是八成国人信仰的 iPhone··|--。据媒体报道··|,这里已经先于 Apple ··|,高调推出了 iPhone 8··|--。这儿的小伙子和大爷大妈吃着10块钱的盒饭··|,拼住一室一厅的屋子··|,在嘈杂喧闹的市场里折腾着这个耗了乔布斯半辈子心血、硅谷千百高才工程师协力维持的 “洋玩意儿”··|--。他们已经把它从里到外吃了个透··|--。

小巷子里成捆卖的二手手机 图片来源:YouTube 截图 / Scotty Allen

日日混迹华强北的人知其水深··|,“电子小白” 过来就是等着被宰的··|--。一般人不敢来这里淘货··|,如果不是深谙电子硬件技术和市场规则的老油条··|,就一定会被那些自称 “飞扬一手”··|,“香港一手”··|,“银河一手” 的假货小贩讹得哭爹喊娘··|--。

然而有一拨人··|,他们连一句连贯的中文都说不通··|,却胆敢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往返深圳··|,深入这个充满套路··|,连普通国人都不敢深入的跳蚤市场··|--。

Youtube 上前段时间冒出了一个视频··|,视频中一位名叫 Scotty Allen 的美国人专程飞来深圳华强北··|,在无数中国电子零件小贩的帮助下··|,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徒手拼出一个 iPhone 6s··|--。他的 6s 不仅外观全新··|,而且功能完善··|,使用起来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它的主板还有三包凭证··|--。

这个视频被浏览700多万次··|,一下子打响了华强北在海外的名声··|--。对于习惯了在 Apple Store 里买正价手机和修手机的美国人来说··|,华强北成了一个打破主流商业规律的传说··|--。

“修手机的权利” 是近几年欧美社会讨论的焦点之一··|--。由于类似 Apple 这样的企业财力强大··|,横纵垄断··|,法律对其专利维护严密··|,修手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一项巨大的开销··|--。Apple 为了防止大家私自拆机或修手机··|,连设备硬件的螺丝钉都是单独设计的··|,只有拿同样特殊形状的螺丝刀才能拧开··|--。软件硬件··|,拼装和修补技术··|,它们都被紧紧锁在世界各地 Apple Store Genius bar 的后墙里··|,是大众消费者无法触及的商业机密··|--。

然而在遥远的东方··|,华强北则明目张胆地打破了这个规则 —— 不止修手机··|,这里的人可以直接做出以假乱真的新 iPhone··|--。这让西方一批在网络地下活动··|,支持技术自由的极客原教旨主义者们大开了眼界··|--。

Scotty 在当地小贩帮助下成功拼装一部 iPhone 6s 图片来源:Scotty Allen

Scotty 曾经是一名硅谷工程师··|,但这并不是他最心仪的称呼··|--。除 了“硅谷工程师” 这个正经名头之外··|,Scotty 的另一个身份是圣地亚哥 Noisebridge 极客社区(Hackerspace)的成员··|--。和美国成千上万的其他极客网络社区一样··|,Noisebridge 是硅谷极客文化(Geek)的汇聚点··|--。这里的人喜欢打破规则··|,拆东西··|,修东西 —— 手机电脑游戏机到电子密码锁··|,他们愿意尝试了解一切电子设备的每一个细节··|--。

“华强北” 这个名字直到最近几个月才在各大媒体的报道中被海外主流人群所熟悉··|,但其实它早在很多年就已经在类似 Noisebridge 这样的网络地下极客社区中传出了鼎鼎大名··|--。

“我们社区里的成员常会在网络上看到关于它的视频和文章··|--。” Scotty 说··|,包括他在内的极客都经常从 AliExpress(国际版淘宝)上买这里的拼装机和零件进行研究··|--。仅仅通过互联网和空中邮递了解到华强北皮毛的西方极客们对这个神奇的市场充满好奇:他们都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个市场的真面貌··|,感受一下这个 “苹果商业机密” 得以被自由交易的东方帝国··|--。

Scotty 和极客朋友们的日常 图片来源:Twitter @scottyallen

随着互联网文化的发展和普及··|,“极客” 渐渐从一个西方的边缘文化群体飞速扩张··|,对社会主流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极客精神崇尚科技、自由和创造力··|,反对大企业的科技垄断··|,力图发展一个信息自由的电子空间··|--。他们是一群像宗教一样强烈信仰科技和自由的人··|--。

这种信仰··|,Scotty 认为··|,在华强北这个大市场里被完美地具象化了··|--。“我敢打赌··|,这个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不会有第二个华强北··|--。”

Scotty 是被朋友 Mitch Altman 带来华强北的··|,而 Altman 往返深圳和美国已经十多年了··|--。几年前··|,他开始带美国其他的黑极客朋友到这里来··|,同时也把西方的极客文化带来这里··|,与市场里隐藏的技术大神们分享··|--。听说··|,这让很多身在深圳的中国人也开始组织起自己的 Hackerspace··|--。

Mitch Altman 不是唯一一个定期往来华强北的外国人··|--。有一拨极客和电子爱好者会专门组织 “华强北之旅”··|,来看看这传说中的华强北是什么样的··|,见见制造商··|,自己动手拼装电子设备··|--。据 Scotty 了解··|,曾经一个叫 Dangerous Prototypes 的极客组织就会定期组织成员参加这样的旅行··|,另一个叫 Bunnie Huang 的人也会组织 MIT 的学生来参观··|--。还有很多类似于美国 Hax and Highway 1 这样的新兴公司也会组织员工来这里观摩··|,并且试图与这里的制造商建立合作关系··|--。

Scotty 认为··|,华强北这个嘈杂脏乱缺乏管制的电子市场··|,其实早已隔着一个大洋打破了西方电子产品消费者用户屈服于公司横纵垄断的定势··|--。它到处遍布着灰尘和噪音··|,也因为规模太大而包含了欺诈等等错综复杂的因素 — 但对于西方极客届来说··|,这里从本质上来讲··|,是一个崇尚科技自由的极客精神的圣地··|--。

“对于美国的极客和电子爱好者来说··|,华强北是极客界的麦加··|--。”

“买齐了拼机需要的基础四大块” 图片来源:Scotty Allen

VICE:你第一次走进华强北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Scotty:我被它的规模震到了··|--。它真的太大··|,里面的东西太多了··|--。我还记得小时候我总是求着我妈带我去家附近的电子配件零售店··|--。但那些店又贵又小··|,而且店员都是半斤八两··|,什么都不懂··|--。对于我来说··|,来华强北简直就是满足了童年时代的梦想 — 一栋楼接着一栋楼里面挤满了电子零件··|,工具··|,和聪明绝顶的硬件工程师··|--。

当然··|,因为它太大太乱··|,我也被绕得很迷糊··|--。我花了几个月才熟悉了这片地域··|,摸索出这个市场的运营规律··|--。

那根据你的观察··|,华强北的运营规律是怎样的呢|-··?

它是一个各个环节相互流畅沟通的产业链··|--。这里不乏大商户··|,但并不影响这里无数的小供货商存活··|--。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里小商户之间的合作··|--。它怎么可能做到同时乱成这样··|,还可以如此效率地做产品|-··?这么多小公司能够竟然有序地相互配合··|--。每个供货商只有一种零部件··|,然后他们和认识的其他小贩交朋友··|,谈合作··|,互相买卖零部件··|--。

这个无数小贩环环相扣的产业链真的非常强大··|,而这是西方电子市场不会出现的··|--。西方电子市场永远是大公司横纵垄断··|,自给自足··|,从不会给其他商户机会去合作生产或修补任何东西··|--。

负责供应零件的商家拥有你能想到的所有小零件 图片来源:Twitter @scottyallen

你花了几个月和当地的人学习··|,最后的成果我们也看到了 — 你成功拼出了一个 iPhone 6s··|--。那么你具体都学到了什么呢|-··?

哦天··|,太多了··|,我都说不过来··|--。除了完全掌握 iPhone 硬件的每一个细节(尽管我还差了很多)··|,硬件设计这些技术类的之外··|,我还学到了中国人及其精明的做生意手段··|,观察到了当地人的日常生活··|--。

这个地方是个完美的学校 — 如果有人让我花这几个月的时间去正规技校里学习电子零件而不是在这个市场里实践··|,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在这里几个月的学习中··|,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那些修手机的小贩 — 他们的手艺可以一甩硅谷工程师几条街··|--。光是看着他们干活··|,我就学到了很多在正规技校里绝对学不到的东西··|--。有一次我来这里修我的苹果电脑··|,这里的修理工能做出 apple store 修理员做梦也想不到的活艺 — 而他们的要价只是苹果店的零头··|--。

这些小贩和硅谷的工程师比··|,谁更厉害一点|-··?

我觉得这里的人对苹果硬件的了解程度之深··|,已经远超过硅谷工程师··|--。硅谷很少有人会这样透彻地钻研硬件了··|,大家都在写软件··|--。深圳与硅谷的区别在于··|,这里做软件的人同时还对硬件有着非常扎实的知识功底··|--。真的太厉害了··|--。

手机零件商正在午休 图片来源:Twitter @scottyallen

与你打交道的小贩还给你留下了什么其他印象|-··?

我非常惊异于他们的诚实··|--。走进市场之前··|,我被很多人警告说··|,华强北里骗子多··|,小心被宰··|--。但这几个月与小贩打交道以来··|,我发现他们惊人的诚实··|--。

他们会告诉你哪些零件是次品··|,哪些是三包的正品··|--。有个卖主板的小贩甚至跟我说:“你别在我这儿买主板··|,我这里这些都是残次品··|--。”

这里的人都非常乐于助人··|--。这几个月来有无数个人对我伸出援手··|,或者给我展示他们的手艺··|--。在这个制作 iPhone 的过程中··|,我和每个小贩和师傅合作经历都非常好··|--。

认真帮助 Scotty 给手机装屏幕的小贩 图片来源:Scotty Allen

从你的角度来看··|,华强北具有怎样的国际影响|-··?你觉得它是否会只停留在 “冒牌手机大杂烩” 的定位··|,还是会发展出更深远的影响|-··?

华强北根本就不只是个冒牌手机市场··|--。我更愿意把它看做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电子零件批发与制造根据地··|--。

世界各地的人都跑到这里来搜寻电子零件··|,工具还有制造商··|--。修手机只是构成华强北市场架构的很小一部分··|,但它的国际影响却是无法估量的··|--。全世界手机修理行业的人都来这里买零件和工具··|,和深圳的修理技工进行交流 — 因为他们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他们能把 iPhone 硬件装配发挥到极致··|,而且··|,就像我亲身经历过的··|,他们会毫无保留地分享自己的学问··|--。

这里技术高超的工匠可以让坏了的手机重新好起来··|,让硬件得以重复被利用··|--。这种做法不仅大大节省了消费者在电子产品上的开销··|,而且对环保也有很大的积极影响 — 修补零件··|,让它们可以重复使用更长的时间··|,这实际上比苹果公司 “回收 — 融化金属 — 做新产品” 的程序要对地球友好很多··|--。我认为··|,华强北建立了一个 “高效回收利用电子零件” 的国际黄金标准··|--。

 如果你还不知道什么是 VICE :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尊宝娱乐国际_尊宝娱乐注册_尊宝娱乐极速入口 - 分类 尊宝娱乐注册